大闸蟹网

大闸蟹网>大闸蟹文化>正文

品味 蟹与酒,蟹与诗,蟹与菊

蟹和风雅之士自古就有着不解之缘。古人把食蟹、饮酒、赋诗、赏菊作为金秋时节的快意之事,那么就让我们分别谈谈蟹与酒、蟹与诗、蟹与菊的渊源。

  蟹性寒,酒可解之,故蟹酒相连,最是自然而然。历史上最早的螃蟹美食家就是一个嗜酒之人,这就是毕卓。《世说新语》有载,毕卓曾云: 得酒满数百斛船,四时甘味置两头,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 有酒有蟹,复夫何求?有酒无蟹自然是最大之遗憾,诗仙李白在《月下独酌》对此作了最好的注脚, 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 把酒持蟹,登临高台,明月高照,纵目四野,自是人间大快意之事!

宋代高似孙诗云: 西风送冷出湖田,一梦酣春落酒泉;介甲尽为香玉软,脂膏犹作紫霞坚;魂迷杨柳滩头月,身老松江瓮里天;不是无肠贪蘖,要将风味与人传。 此诗用拟人之手法,描写螃蟹爬出湖田,落入酒瓮之中,成为醉蟹的过程。也许这就是醉蟹产生的最正式原因吧,只是一个偶然的事件,要不乡村野夫又怎能想起去把一个张牙舞爪的家伙放至香美的酒中呢,怪只怪这只螃蟹太贪杯了!

  蟹与诗也是有着不解之缘。唐宋诗词中有可以随手采撷,杜牧的 越浦黄柑嫩,吴溪紫蟹肥 ,陆游的 山暖已无梅可折,江清独有蟹堪持 ,苏栾城的 楚蟹吴柑初著霜,梁园高酒试羔羊 ,宋景文的 越蟹丹螯美,吴莼紫蟹肥 ,以及梅尧臣的 樽前已夺蟹滋味,当日莼羹枉对人 。诗人们字字珠玑的诗句使人窥探到的却是他们对于蟹肥螯美的无限渴望,不由让我们发出亦是此道中人的感叹!但历代咏蟹的诗句中最有名的还是皮日休的《咏蟹诗》, 未游沧海早知名,有骨还从肉上生。莫道无心畏雷电,海龙王处也横行。 寥寥数字将螃蟹的横行之状与无畏性情跃然纸上。

  金秋时节,菊黄蟹肥,持蟹赏菊,其乐融融,而且这其中也有一定的科学道理, 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顺姜 ,可见吃蟹时赏菊也可抑止蟹的腥气。阳澄湖至今流传着一个凄美的故事,有一个穷书生去苏州城赶考,他的妻子一路伴其左右,一日行至阳澄湖中,风雨大作,波涛汹涌,一个巨浪将小舟覆没。书生用最后的力量将已经昏迷的娘子推上一个划子,当女子在湖边醒来的时候,发现丈夫为了救自己却丧身湖底,悲恸之下自尽于岸边,成为了一株美丽的菊花,而书生则变成了湖里的大闸蟹。之后,每逢金秋之时,蟹就会爬至盛开的菊花旁边,相依相偎。